工作室介紹 | 加入收藏 | 給我留言 | 網站首頁

張 樹 青 工 作 室

當前位置: 教師主頁 > 我的博客 > 《體育頌》作品介紹
?

姓名:
單位:

公告欄 更多>>

    日程表 更多>>

      我的照片 更多>>

      最近訪客 更多>>

        統計

        • 視頻:
        • 專輯:
        • 資源:
        • 問題:
        • 博客:
        • 走訪留言:
        • 訪客留言:
        • 照片:
        • 今日訪問:
        • 總訪問數:

        《體育頌》作品介紹

        發布時間:2016-8-6 8:21:12    點擊數:    評論數:

        《體育頌》作品介紹

        《體育頌》(Ode to Sports)是現代奧運先驅皮埃爾·德·顧拜旦以霍羅德和艾歇巴赫的筆名創作的散文詩,在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會“繆斯五項藝術比賽”中獲得奧林匹克文學藝術比賽金獎。

        《體育頌》是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創始人——顧拜旦于1912年第5屆奧運會在瑞典斯德歌爾摩舉行時,用筆名發表的一篇優美動聽的散文詩。該作品獲得了首次舉辦的奧林匹克文學藝術比賽金質獎。這篇作品在當時產生了巨大的轟動效應。《體育頌》經歷了多年,其間一直為人們所喜聞樂見,爭先傳誦,具有永久的魅力。《體育頌》體現了時代特點和重大社會意義的奧林匹克理想,閃耀著顧拜旦體育思想的燦爛光輝,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和強大的美學力量。

        顧拜旦在這篇傳世的散文詩中充滿激情地謳歌體育和奧林匹克運動,特別高度的評價了奧林匹克運動在現代社會文明中的作用和地位,同時也諷刺和批判了奧林匹克運動中的種種弊端,其主導思想是“體育就是和平”,這也是他以“奧林匹克理想”為題的《文選》中多次闡釋的奧林匹克主義,且被《奧林匹克憲章》所強調。

        顧拜旦用一個法國名字和一個德國名字署名發表這首散文詩,是用心良苦的。首先是基于他所倡導的“費厄潑賴”的公平競爭原則,為使評委能公平評判而用了筆名;其次,根據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委員、匈牙利人梅佐博士的解釋,顧拜旦先生是想告訴人們:即使像法國、德國這樣有著世仇的國家,也能在奧林匹克運動的大家庭中,增進互相了解而友好相處。

          創作背景

        《體育頌》的寫作時代背景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從創辦到1912年舉行第5屆奧運會前夕,奧林匹克運動在西方世界被蒙上了一些陰影,發生了變異,暴露出了不少弊端。加拿大學者托瑪斯?貝德斯基在《體育與民族主義》一文中就指出:十九世紀前半葉是民族主義概念為人們接受的年代,開始是由自由主義出現的,爾后成為沙文主義。歐洲民族主義的成因可以聯系到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復興。于是,奧運會可以用來作為衡量體育中民族主義發展程度的氣壓計。他在文章中列舉了從第一屆奧運會開始都曾經多次暴發一些民族主義糾紛。僅以1908年在倫敦舉行的第四屆奧運會為例,由于英國裁判偏袒該國選手引起其它國家,特別是美國選手的不滿,兩國曾在拔河比賽中發生爭吵,后來在400米跑中英美運動員又發生沖突,而英國裁判又整了美國選手,致使美國選手棄權罷賽以示抗議。奧運會上還發生了其它一些違規情況,如,早在1904年圣路易奧運會上就發生過美國的馬拉松選手“以車代步”和“打興奮針”的欺騙行為等等。這類事在顧拜旦看來顯然都是完全違背了他所提倡的奧林匹克理想的。這使他深感憂慮不安,于是,他在1908年7月24日倫敦第4屆奧運會期間由英國政府舉辦的招待會上發表了警世性的講話。他說:“可以認為,盡管我們所處的時代,物質文明——我通常稱做機械文明,使一切事物美好起來,但有些威脅奧林匹克理想的弊端卻令人不安。誠然我毋庸隱諱,‘費厄潑賴’(Fairplay,意指公正競賽)處于危險之中。特別是由于種種毒害毫無顧忌地滋長,造成競賽的狂熱,賭博和冒險的狂熱,因此,如果我們著手進行一次改革運動來反對這種危險,我深信會得到這個國家輿論的支持——這些輿論會來自為自身健康、為教育價值、為完善人類的一切愛好體育的人們,這也許是最為有力的因素之一。上星期天,在美國圣保羅組織的一次運動員授獎大會上,賓夕法尼亞州大主教用中肯的話語提醒大家注意:‘對奧運會來說,取勝沒有參加更為重要。’先生們,請牢記這鏗鏘有力的名言。這個論點可以擴展到諸多領域,直至形成客觀而正確的哲學基礎。對于人生而言,重要的絕非凱旋,而是戰斗。這意味著主要不是已經獲勝,而是進行戰斗。傳播這些格言,是為了造就更健壯的人類——從而使人類更加嚴謹審慎而又勇敢高貴。”

        由此可見,作為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奠基人的顧拜旦,早已敏銳地看到了當時社會出現的一些不利于體育健康發展的潛在危機,他在這次隆重而莊嚴的大會上大聲呼吁,希望世人能全面、充分理解奧林匹克運動所追求的崇高理想。四年之后,他用德文筆名霍羅德和艾歇巴赫發表了《體育頌》。

        《體育頌》作品的意義:《體育頌》的時代意義詩歌是語言藝術,它作為人類文化的一種實踐方式,具有多種社會功能和價值。詩歌的時代意義是與它的社會認識作用和教育作用密切聯系在一起的。

        《體育頌》的社會認識作用一切優秀的文學藝術作品,都是一定時期的社會生活及其運動規律經過作家按照美的規律進行創造性勞動的產物,對后人來說,它能夠讓人們了解認識到前個時代世界社會生活各方面的實況真情,獲得豐富、生動、形象的社會歷史和生活知識,使人擴大視野,提高認識社會生活的能力;正如高爾基所說:“文學到底是要為認識生活這個事業服務的,它是時代的生活和情緒的歷史。”(高爾基:《論文學》第7頁,廣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散文詩杰作《體育頌》讓人們形象、生動地認識和理解奧林匹克理想。

        《體育頌》一開頭,作者就用浪漫主義手法,贊美“體育”是“天神的歡娛,生命的動力”,像“晨曦,照亮大地”,這向我們揭示了體育是神圣的事業,是“大地”(世界)上至高無上的事業。以下各段作者又用褒揚的詞語歌頌“體育”是“美麗”、“正義”、“勇氣”、“榮譽”、“樂趣”、“活力”、“進步”與“和平”的化身,這又向我們精辟、形象地揭示了體育的功能和體育對人類社會進步的意義。全詩都形象生動地體現了奧林匹克理想。所謂奧林匹克理想(或稱“奧林匹克主義”),其內涵是十分豐富的。早在1892年11月,顧拜旦在巴黎正式提出創辦現代奧運會的倡議時,就明確主張:“我們要恢復的應該是這樣的運動會——它要像古代奧運會那樣,以團結、和平和友誼為宗旨;它不受國家、地區、民族和宗教的限制。”經過兩年的奔走努力,于1894年6月23日,在巴黎成立了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

        他的這個初衷和崇高的思想,被寫入了《奧林匹克憲章》。《憲章》的中心思想是“在奧林匹克理想指導下,鼓舞和領導體育運動,從而促進和加強各國運動員之間的友誼。”1913年,根據顧拜旦構思設計制作的奧林匹克會旗有五個相套連的圓環,稱為奧林匹克環,它的顏色為藍、黃、黑、綠、紅;它是象征五大洲的團結,全世界運動員以公正、坦率的比賽和友好的精神,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相聚。奧林匹克會旗上還有三個拉丁文格言:“更高、更快、更強”(Citius,Altius,Fortius),這原是顧拜旦一位摯友辦學的校訓,顧拜旦認為寓意深廣,便取用作為奧林匹克格言(又稱“奧林匹克口號”),這個格言體現人類不斷向上、不斷競爭、不斷追求的一種體育精神,這也是奧林匹克崇高理想的組成部分。上述這些內容、意義,都巧妙地融匯在《體育頌》中。尤其是結尾一段,顧拜旦滿懷深情地贊美。(欣賞見本詞條目錄“作品正文”。

         歌頌體育

        《體育頌》的教育作用詩歌作品中所展示的社會生活,是詩人創造性勞動的產物。而詩人反映社會生活總是根據自己的世界觀和審美觀念,在作品中對社會生活進行評價,寄寓自己的社會理想和道德標準;這就使得詩歌作品具有教育作用。中外久遠的文學傳統中,都注重一種“詩教”(如孔子和亞里士多德等),作為散文詩的《體育頌》同樣也起到“詩教”的作用:給當時和今天的人們以形象的奧林匹克理想和體育文明的教育。

        奧林匹克運動的宗旨是什么呢?《奧林匹克憲章》規定得很明確:“通過沒有任何歧視,具有奧林匹克精神——以友誼、團結和公平精神互相了解的體育活動來教育青年,從而建立一個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貢獻。”這說明奧林匹克運動是通過具有奧林匹克精神的體育活動來教育青年,以達到它的崇高目的。體育具有教育、健身和娛樂等多種功能,(這在《體育頌》中都有生動的抒寫和贊美),而體育教育則最能突出這些功能。

        顧拜旦向來都十分重視教育,早在1888年和1889年先后發表兩篇重要論著,主張在學校中開展體育運動,并以體育為重點來改革教育,他在開始復興奧林匹克運動之初,就更堅定地認為“在現代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教育。”在《體育頌》的每一段(節)、字里行間都貫穿著“教育”這根紅線。例如,他歌唱道:“啊,體育,你就是美麗!你塑造的人體,變得高尚還是卑鄙,要看它是被可恥的欲望引向墮落,還是由健康的力量悉心培育。”顧拜旦在一次講話中說過:“奧林匹克理想在我們心目中是一種強烈的身體文化概念”,并認為“身體文化概念”中包涵著“美學概念,即對美與優雅的崇拜”。詩句和講話既體現了他精辟的體育價值觀和人體美學觀,又教導人們要全面認識和理解體育。

         歌頌體育

        他認為體育鍛煉和運動競賽應能凈化、美化人們的思想情操,而不是單一的身強力壯,所以,他教導人們既要看重人體的外形美——這是可以通過體育鍛煉獲得,但同時還要通過體育鍛煉而獲得心靈美,要求人們“二者和諧統一”。在贊美體育正義時,他又歌唱道:“啊,體育,你就是正義!你體現了社會生活中追求不到的公平合理。任何人想要超過速度一分一秒,超過高度一分一厘,取得成功的關鍵,只能是體力與精神融為一體。”這是針對體育競技場上有人為了追求榮譽而不擇手段,甚至做著最卑劣的事,所以他在詩中說:“榮譽的贏得要公正無私,反之便毫無意義”,并且提出警告:“有人耍弄見不得人的詭計,以此達到欺騙同伴的目的。他內心深處卻受著恥辱的絞縊”,“有朝一日被人識破,就會落得名聲掃地。”顧拜旦看到了當時資本主義興起后的社會種種不良現象,看到體育競技中職業化、商業化、沙文主義、服用興奮劑和暴力沖突事件等已經背離了奧林匹克的宗旨,他是多么希望通過體育教育來拯救人類的靈魂,讓世界充滿“美麗”、“正義”、“進步”、“友誼”與“和平”啊!顧拜旦在《體育頌》中體現的奧運理想,從美學上講,就是為人類構造出了體育審美理想。

        當今某些體育競技場內外,還有各種怪現狀,如吸毒、賭博、色情、運動員被當作商品買賣、暴力沖突、行賄受賄等與體育本身的宗旨,與奧林匹克的宗旨相悖謬的極不文明的行為。因此,《體育頌》的帶有強烈勸諭倡導、深含教育意味的詩歌美——體育審美理想,在當今的體育世界依然能夠作為一面鏡子,發揮它強大的理性力量和審美力量而震撼人們的心靈:警策、教育人們要繼承和發揚奧林匹克精神,注重體育道德,塑造真善美的體育形象,創建體育文明。而顧拜旦畢生為復興和高揚奧林匹克理想的奮斗精神,是永遠值得世人敬仰的。他不愧為一位偉大的國際體育運動活動家,又是偉大的體育教育家。

        他認為體育“體現了社會生活中追求不到的公平合理”,體育鍛煉和運動競賽能凈化人們的思想情操,可以培養人們的勇敢精神。他歌頌體育的教育作用和社會作用,實際上是歌頌人類的真善美。其主導思想是“體育就是和平”,這也是他多次倡導的奧林匹克宗旨。本詩充分體現了顧拜旦的體育價值觀[1]  。

         審美價值

        《體育頌》以豐富的聯想和想象展開全篇,把主觀感受、理想與憧憬結合起來,運用比喻、象征、比擬等修辭手法,從不同角度揭示出體育的特殊功能;作者采用第二人稱,或慷慨激昂,或平和沖淡,或凝重深沉,或含蓄雋永,字里行間飽蘊著作者淋漓酣暢的豐富情感,富有親和力與感染力;其語言質樸自然,凝練暢達,讀來感人肺腑,有一種震撼心靈的藝術功效。這確是一篇閃爍著進步思想而又內容深刻的重要體育歷史文獻[1]  。

        《體育頌》的審美價值詩歌同一切文學藝術一樣,其審美功能是以藝術性為基礎的。人們閱讀文學作品,是以藝術形象和形式為依據,引發起富于感情、聯想和想象的藝術思維活動,達到情緒、感覺上和心靈上的美感;同時,人們的身心情感在這過程中得到一種很好的陶冶和凈化。《體育頌》在奧運會上,在中外舉行的各種大中小型運動會上,以及在1988年中國春節舉行的“奧林匹克之春”聯歡會上,總是被運動員,或演員們熱情洋溢地朗誦,之所以這樣,除了在于它深刻的認識作用和教育作用外,還在于它在藝術上的美悅作用。

         第5屆冬奧會開幕式

         文學作品的美悅作用,一般具有兩方面構成因素。首先是題材內容因素。作家、詩人選取的題材、描寫的對象、塑造的形象、表達的情感和追求的理想,是健康積極而又誠摯真實的,那么它就能給人一種內容方面的美的感受。前蘇聯著名文藝評論家盧卡契說過:“偉大的藝術家一向是人類進步中的先驅者,通過自己的創作,他們揭示了前所未知的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系——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以后,科學與哲學的才能將這些聯系以確切的形式表達出來。”作為現代奧運會先驅者的顧拜旦,他創作的《體育頌》,所寫的無凝是非常重大的題材。它氣度恢弘,情緒深誠而熱烈;它以高屋建瓴之勢,用浪漫主義的創作,在讀者面前展開了奧林匹克運動無比廣闊的領域;并且,層出不窮的科學性、哲理性的詩句,在這廣闊的領域中熠熠生輝。

        構成文學的美悅作用的,還有是形式方面的因素。詩歌是最典型的語言藝術。詩,必須有形象生動的藝術語言,既有能為人的眼睛、耳朵直觀的形式美,又有能表達人的豐富多彩的情感意緒。《體育頌》的語言,有著獨特的藝術風采。“體育”本來是文化范疇中的一個概念術語,而《體育頌》中的“體育”完全被詩化、形象化、人格化了。作者把“體育”比喻為“歡娛”的“天神”、“容光煥發的使者”、“高山之巔出現的晨曦”,比作“勇氣”、“榮譽”、“進步”、“和平”等等,并加以擬人化,從而高度地、形象地評價了體育在現代人類社會中的功能和作用。比喻和擬人化是詩歌

        《體育頌》朗誦

        語言塑造形象的兩種常用手法,這兩種手法容易激發讀者感情的波浪,喚起人們的審美愉悅,是符合藝術創作的形象思維的規律的。這當然不僅僅是藝術手法問題,它是為詩人的高尚人格和感情態度所決定的:我們從《體育頌》中不是可以看出顧拜旦復興奧林匹克運動是著眼于人類的文明和進步嗎?

        上面講過,詩歌是形象的藝術、但為了表達復雜的社會生活和人的情感,詩歌也需要把個別提到普遍的、本質的、必然的高度,把感情升華到理性。不過這種理性不是抽象的思想或概念,而是意象中之理、情感中之理。

        《體育頌》中一段這樣唱道:“啊,體育,你就是勇氣!肌肉用力的全部含義是敢于搏擊。若不如此,敏捷、強健有何用?肌肉發達有何益?我們所說的勇氣,不是冒險家押上全部賭注似的蠻干,而是經過慎重的深思熟慮。”

        詩的這一節從正反兩方面抒寫“勇氣”,有比喻有擬人,有陳述有質問,有肯定有否定,有議論有說理,又有語言內在的節奏和韻律,由此種種構成了詩的美的藝術形象,并且通過這種美的藝術形象表達了關于“勇氣”的哲理。這種詩情和哲理的統一,使人們在閱讀中既受到有益的思想啟迪,又獲得藝術美感。

        《體育頌》歌贊體育,抒發奧林匹克理想,不是那種低聲淺吟,而是言辭端直、意氣駿爽、感情熱烈而奔放,極富風骨,真可謂“立意高遠,格調昂揚”。詩人正是以這種格調譜寫出了時代的最強音,抒發了奧林匹克運動的毫壯氣魄和不可摧毀的力量。《體育頌》采用散文詩體式,不是沒有道理的。散文詩體式給作者提供駕馭文筆的自由。全詩自如靈活地敘述、描給、議論、抒情,詩中的語詞都如同“體育運動”一樣富有彈力和流動感;句式或長或短、段(節)式或大或小,節奏或舒緩或急促等等,都是根據內容和感情的需要,造成了為人們所稱道的“詩的散文美”。我們閱讀這樣的作品,只感到語詞、詩行、段節的律動,仿佛置身于奧運競技場上感受到生命的奔突和感情的激蕩。

        顯然,《體育頌》具有詩美的崇高性。崇高作為美學中的一個范疇,是客觀地存在于自然對象和人們實踐活動的對象本身。進入詩中的崇高,既是對客體的崇高——現實與實踐的矛盾沖突和艱巨斗爭的真實揭示,又是對主體的崇高——審美感受中的斗爭動蕩和愉悅的動人體現,并且使兩者達到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體育頌》詩美的崇高,最突出的表現為:它謳歌奧運歷史進程中的巨大事件,它塑造了大寫的“人”的形象,歌頌了人的本質力量、人的真善美;并且同作者大手筆的、詩化的、敘事、描寫和抒情的全部才能智慧結合在一起。它很好地體現了把對社會歷史的剖析與美學的發揮——二者的高度結合。這正是詩美崇高所達到的境界。我們閱讀《體育頌》,會如同登臨高山、面向大海所感受到的一種積極向上的快感:會油然產生對于奧林匹克運動巨大力量的沖動與向往,油然產生對于真理和未來的追求動力。

         

        相關博客

        發表評論:

        * 請勿發表違禁、違法、以及各種與本內容無關的信息。

        竞博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